毛泽东:谁知道如何让猫咪吃辣椒 | 每日博客毛泽东:谁知道如何让猫咪吃辣椒 – 每日博客

毛泽东:谁知道如何让猫咪吃辣椒

毛泽东:谁知道如何让猫咪吃辣椒

刘少奇首先说:“那还不容易,你让人抓住猫,把辣椒塞进猫嘴里,然后用筷子捅下去。”对于这种解决方法,毛主席摆了摆手说:“每件事应当自觉自愿的。”
周恩来回答说:“我首先让猫饿三天,然后,把辣椒裹在一片肉里,如果猫非常饿的话,它会囫囵吞枣般地全吞下去。”毛主席不赞成这种手法。
毛主席笑着说:“这很容易,你可以把辣椒擦在猫屁股上,当它感到火辣辣的时候,它就会自己去舔掉辣椒,并为能这样做而感到兴奋不已。”
这个故事说的是五十年代我国进行民族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方法选择问题。怎样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或者说怎样让资本家把财产交出来?这就有三种方法,一是暴力剥夺,这是打土豪分田地式的老经验,只适用于革命时期,不适应共产党成为执政党的新形势;二是欺骗手段,这只是理论上可行,实际上没用,因为资本家都是人精;三是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威慑力为后盾和平共产,把一杯敬酒和一杯罚酒摆在资本家面前让他们选择。最终实行的是第三种方法,资本家选择喝敬酒,主动把财产交出来,避免了被暴力剥夺的命运;政府也不为己甚为资本家留下了足够他们过很富裕生活的财产股份红利等等(即公私合营),此外还敲锣打鼓给他们带上大红花表扬一顿,从当时看事情做的还算圆满。
这个故事虽小,但内容却宏大,短短几句话就生动形象的描述了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举重若轻而又回味悠长,实为大家风范。
这个故事本身有所指。让我们抛开所指,将目光投向社会投向历史,就会另有一番感悟。人类社会的所有事,按自愿与否划分就是两类,自愿(让猫吃鱼),非自愿(让猫吃辣椒)。而非自愿的手段也就是故事中所述三种,再无其他。小至逼人喝酒,大至西方殖民掠夺历史。中国如共产,西方如高税收。总之不论古今中外大事小事正义非正义,凡是非自愿的,通通涵盖,堪称博大无比。


猫咪是不吃辣椒的,这是公认的常识。所以用让猫咪吃辣椒来代表人的非自愿行为,用猫咪来代表人。可代表人的猫咪和真实的猫咪毕竟是不同的,前者是人性猫咪,后者是猫性猫咪。吃辣椒对于猫性猫咪来说是非自愿的,而对于人性猫咪就未必如此了。猫性猫咪是独居的,它只需要食物,因此对于难吃的辣椒是不会自愿去吃的。而人性猫咪是群居的,他不但需要食物,还需要谋求自己在猫群中的地位,他要做神气的勇敢的猫咪。假如吃辣椒是做神气的猫咪的条件和勇敢的猫咪的证明,那么吃辣椒就变成一种自愿的行为了,所有的猫咪都会去抢着吃辣椒。
所以让猫咪吃辣椒除了非自愿的三种方法外,还有一种自愿的方法,就是和猫咪讲道理,让所有的猫咪明白只有吃辣椒的猫咪才是神气的勇敢的猫咪。只要这个标准被所有的猫咪公认,那么猫咪们都会去抢着吃辣椒了。
要让吃辣椒这个标准被所有的猫咪公认,这是需要前提条件的,也就是猫类社会历史要发展到平等民主的观念深入猫心的时候。这个标准要获得公认是很容易的,因为猫咪是理性的;而要提出这个标准是不容易的,必须要等到历史条件具备的时候才有猫咪敢于提出来。
要作到让猫咪抢着吃辣椒,还有两点是必须要注意的,第一是要作到“只有”,也就是不许不吃辣椒的猫咪神气,否则就对吃辣椒的猫咪不公平,影响吃辣椒的积极性;第二是要作到让吃辣椒的猫咪到处神气始终神气,为此就要给吃辣椒的猫咪做个标记,让别的猫咪不管认识不认识都能知道这是一只神气勇敢的猫咪。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